AITONGZU论坛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JoinNow!|免费注册!

x
找了很久来源,可惜没找到。我细细回想了一遍,觉得用“坦途”这个名字最合适不过了。
什么是坦途呢?我认为,一遍一遍的背叛自己,就是走上了坦途。

有幸看到这里的你,其实真的岁月静好。

只是,活着本该负重前行。
…………………………………………………………
以下为正文:
汗顺着额头划过脸颊,我坐在小货车副座上挺着胸,不敢靠椅背。天实在太热了,我用手不停的在面前扇动。尽管起不到什么作用,大脑却还只指挥着手这样动。
    看着熟悉的老家的马路,一点一滴的往事又浮上心头,阔别一年多我又回到这个曾经给过我短暂美好回忆的老家。和小胜在这发生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
    “前面的路口就到了,你在路口转进去。”我晃过神边用手指着前方边告诉司机。
    我打开昨天谈妥租下的仓库的大门,司机开始卸货。做为存放需防潮的货物仓库,昨天已经铺好了柏油纸和踏板。经历了一年的无所事事,我爸出钱让我和我哥(伯父的儿子)合资开了个纸箱厂。经过了几个月的努力,生产上基本已经上路了,合商后分配了管理项目。目前我负责销售,这个仓库是做为经销点存放货物使用,以后的日子我又要在老家度过。
    给过车钱打发司机走后,看着地上乱七八糟的货物,我又得花半天时间来整理。从小就很少做事的我看着这些心里就莫名的烦躁。自己不整理谁整理?没办法。
    一个小男孩站在我面前,小小的年纪这身古桐色的健康肤色还真少有。浓眉大眼,高高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嘴唇,配上一张圆圆的脸蛋,帅哥型的弟弟哦。(算是让我心动的类型)不过长大就不知道了,因为他爸特矮,才160cm不到的样子。昨天我就见过他了,我一远方的亲戚,照理他是我弟弟。不过我在老家呆的时间少,不熟悉而已。他父母在我爸的厂里兼了份工,两人上一个班,谁有空谁去做。昨天我爸陪我谈租房子的事情才知道的。这间仓库就是租他家的,估计听到刚刚我开门的响动特意跑过来看的。我知道他话不多,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知道他妈管他叫矮子。
    “矮子,你家这间房子租了啊?”一个清脆幼稚的小男孩声音。
    “恩。”
    我侧过头才能看到堆得高高的货物后面还有个小男孩。单眼皮但眼睛不小,小鼻小嘴显得挺清秀。圆圆的小脸挂着让人能感觉到春风的微笑,小小的酒窝陷在红红的小脸上显得特别可爱。皮肤比我那个老弟要白很多。说实话,论五官没有我那个弟弟好看。但是我却觉得有特别的魅力。白色的T恤下面配着小小的棉质短裤。不是我好色,但是小短裤太紧,微微隆起的那一点点轮廓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分享到 :
0 人收藏
aitongzu.com

7 个回复

倒序浏览
shotacon  小学生 | 2019-11-9 10:17:42
“你是谁啊?”白T恤豪不客气的走进来踩在塌板上踮着脚跳了跳笑着问我。
    郁闷,跑我的地方来问我是谁?又好气又好笑。
    “他是我哥哥,城里来的。”矮子站在一旁告诉他。
    “你哥哥好帅啊。”……我觉得脸有点烫。
    “这个是做什么用的呀?”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句话他看着脚下的塌板用左脚点了点问我。
    “防潮用的。你叫什么啊?”我答完他抢先问他一下,免得他又不给我机会开口。
    “我叫彬彬,他叫矮子。”
    “为什么他叫矮子你不叫矮子呢?你好象比他还矮一点。”我乘机逗他一逗。
    “他妈妈叫他叫矮子啊,我也比他小。”果然,他脸好象更红了一点。
    矮子站在一旁只知道傻笑,不出声。
    “那你们读几年级了啊?今天不读书吗?”
    “我们都读4年级。今天星期天啊。”晕……我居然连今天星期几都忘记了,还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我看着他白白细细的大腿和那微微隆起的小裤子开始有点想入非非……
    “彬伢子……”我刚想说话外面一个男人的高亢的声音打断了我。
    “来了。”彬彬马上跳下塌板跑出去。
    “他爸爸在叫他。”矮子冲我笑了笑跟着跑了。
    我也笑了笑,不清楚为什么笑。不过炎热的天气仿佛转凉了一些,心情的关系吧?接下来的清理工作也变得没刚才乏味了。
    锁上仓库门,朝我熟悉的老家走去,熟悉的小道,熟悉的那座石坂桥。短短一分钟的路程却出现了无数个小胜的影子,从他走后一个月我便回到我们的城市。这次的归来又让我回想起当年我和他在这度过的那短短七个日夜。径直走上那木板的楼梯,想起当时他跑上楼梯整理衣物的场景。走进我曾经和他共眠的房间,心象被人揪了一把,那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他活泼的在床上跳来跳去的影子消失在那张被我爸整理过的床上。房间依然那样简陋,只是多了张转角的沙发,一台电视,一部VCD。我爸怕我无聊帮我准备的吧?
    二楼的木板走廊踩上去依然发出那熟悉的嘎渣声。下面的庭院变了,曾经那棵一个人抱不拢的老石榴数被改成一间公共食堂了。那棵只有手臂粗的小石榴树上开着鲜艳的石榴花。墙外的小河比前以前更加浑浊,小码头的青石板上依然那么多青苔。其实这留给我的只有童年10来天的记忆和小胜陪伴我度过的那些记忆。我和爷爷一直就没什么话说。直到他去世后我爸爸他们才来这开办这个工厂。旧景 旧情。心底泛起阵阵的酸楚……
    躺上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彬彬出现在我脑子里,才刚刚见一面,却会那么深刻。我想,我和他肯定会有故事。暗暗偷笑一下。 
做生意并不象想象中那么简单,顶着大太阳到处去联系业务的我感觉自己那么渺小,第一次觉得别人不把自己当人。客客气气对别人说话别人不搭理你的感受实在是郁闷。没付出就不会有收获。还好我多天的奔忙为厂了拉到一些业务。转眼一星期就过去了。懒惰的我开始沾沾自喜,借口太阳太猛常常不出去。
    “贝贝,有人找你。”伯父在楼下喊着我小名。
    “什么事啊?”我跑下楼,看着门口站的孩子,原来是矮子。
    “我妈问你去不去打麻将?”
    “打麻将?你妈今天不用上班吗?”
    “她今天休息。”我看着矮子,觉得他对我的吸引力也不小,反正没事,为何不去呢?
    “好,走吧。”跟着他后面看着他,我觉得他应该属于调皮型的,为什么会这么老实的样子呢?难道我看弟弟也会出错?
    矮子家的房子是长方形的,一面当街一面就在我爷爷那条道上。靠里面这边的房子租给我做仓库了。他带我去了他靠街的门面。进去看见他妈和两个陌生人坐在麻将桌前,空的那条椅子估计是给我留的。
    矮子妈马上给我介绍那两个男人,胖点的是王老板,瘦的是刘老板。然后介绍我,三爷的孙子。说到三爷他们就都知道了,看来我爷爷在当地知名度很高。
    矮子坐在离麻将桌一米不到的地方写作业,看他拿着书翻过来翻过去眉头深锁的样子就知道是不个喜欢读书的主。不过他皱眉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三万。”上家刘老板打出牌看我走神特地提高声音喊了句。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摸牌。
    “爸爸。”一个稚嫩的声音。我抬头一看,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10岁左右的男孩站在刘老板旁边。样子感觉很熟悉,我好象是以前见过。想起来了,4年前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来老家参加葬礼的时候见过这两小家伙,那时候好象才读小学一年级的样子,那时候就觉得他俩挺可爱的。因为俩人出双入对的让我记忆比较深刻。
    “作业写完了没?”刘老板问。
    “早就写完了。”俩人异口同声。
    “给我们钱买冰棍。”其中一个开口问道。
    “臭小子,打牌就来要钱。”刘老板骂了句还是扔了几块钱给他们,俩人笑着跑开了。
    “这是你儿子?”一对漂亮儿子,还是双胞胎,本来对刘老板没什么好感的我赶紧搭讪一下。
    “是啊。”
    “你儿子长得挺漂亮的,双胞胎好有意思。”我摆出崇拜的表情。
    “好什么,烦死了。”刘老板的语气中还是小小的得意。
    “你儿子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知道。
    “大的叫笛笛,小的叫波波。”
    我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问了。心想老家真好,这么多的可爱弟弟,感觉未来是一片光明。
    “摸牌了。”刘老板再次提醒我。汗……
    “矮子,作业还没写完?”不用抬头我就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果然,一张满面春风的可爱笑脸出现在我面前。
    矮子抬头瞥了刚刚进门的彬彬一眼,摆出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表情。彬彬看看坐在麻将桌上的矮子妈,识趣的吐了下舌头,把目光扫向我。
    “你还会打麻将啊?”彬彬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郁闷,我样子不象会打麻将的人吗??
    “那你会不会呢?”我反问。
    “不会。”
    “马垛垛的崽,哪有不会的。”刘老板调侃着彬彬。
    彬彬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过脸上还是保持着笑容。我对彬彬他爸挺好奇的,听刘老板口气好象是挺活跃一个人。真是白天不能说人,晚上不能说鬼。说曹操曹操就到。
    门口进来一男人,看见他的身材我有点忍不住想笑。160CM不到的身高却挺着个小将军肚。T恤短裤拖鞋,挺落魄的打扮。不过五官和彬彬还是挺神似的。他后面还站着一小孩,矮矮瘦瘦6岁的样子,眉头紧锁。跟彬彬长得是挺象的,不过那表情实在让人不太爽,跟人欠了他钱似的。
    “彬伢子,带弟弟回家去。”很熟悉的高亢的声音。
    彬彬一扫脸上的笑容,走去牵他弟弟的手。他弟弟还是紧锁着眉头摆出极不甘心的表情,一把甩开彬彬的手。
    “想挨打了是吧?天天就会要钱。给我回去。”彬彬他爸对小儿子吼着。
    彬彬拉着他弟弟走,他弟弟很不情愿的小碎步跟在身后。
    “刘老板又在这打麻将呢?这个是?”彬彬爸看到我这个陌生面孔好奇的问。
    “三爷家孙子。”矮子妈告诉他。
    “哦,是徐家公子啊。”郁闷,我讨厌这种调侃的语气,出于礼貌我也只能回应个微笑。我想我刚刚的笑肯定很僵硬。不是因为他是彬彬的爸,我才不想搭理。
shotacon  小学生 | 2019-11-9 10:22:42
转眼就过了一星期,一个星期里我挨家挨户往这些私营小企业跑。没少受白眼,图啥啊我。做生意就这样,没人白送钱给你花。
    起床洗漱完走出家门,正在考虑要不要去吃早餐的问题。
    “贝少爷。”听这个声音我就知道是谁叫我。我看着20米开外矮小肥硕的身形,慢慢的朝他走过去。
    “你起得还真早啊。”我打着招呼。
    “今天有什么事没?”
    “没什么事。”
    “去不去我家玩字牌(湖南的一种牌,玩法很复杂,技术要求很高)?”
    “我不太会玩啊。”
    “玩小一点啊。”
     我在考虑要不要去,听家里人说过,马垛垛这个人游手好闲,不物正业。全靠在外面玩牌出千,坑蒙拐骗什么的找点钱来养活一家4口人。今天叫我去玩牌是不是想从我手里挣点钱花?……今天是星期几?好象是星期6吧。彬彬在不在家?我还从来没去过他家呢,去看看也好啊。10秒的时间考虑完,我决定要去。为了彬彬,嘿嘿。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陪你玩玩吧。”
    其实我家到他家才两分钟的路程,他家就在我家的这条路直穿大马路对面那条道上。不过我从来没来过,可能是心虚吧。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去他家真好。
    破旧的房子,坑洼的地面,左右的新楼挡住了光线,房子显得很阴。他家的地有够大,不过还没钱盖,空着很大一块。小小的三间平房相比左邻右舍实在是很寒酸。
    “我去叫人来,你到屋里等。”还没进屋,马垛垛扯着嗓子喊,“彬伢子,来客了,倒水。”
    我独自走进屋内,彬彬抬头看着我,神情似乎很惊讶。
    “怎么是你?”
    “呵呵,我不能来你家?”我调侃着。
    “不是不是。”彬彬一边递过他刚刚洗过盛着水的杯子,一边搬出一张竹椅。我在接过杯子那刹那近距离的打量着他的脸,白净的皮肤透着一层绯红,鼻尖上缓缓滚动着几颗小小的汗珠,显得分外可爱。短袖短裤外的细胳膊细腿在光线不是很强的屋里分外的白。
    彬彬坐在旁边的板凳上看着动画片,不时对我笑一笑。
    “你平时不出去玩的吗?”我得找到话题。
    “玩啊。”
    “玩什么呢?不喜欢去游戏室和网吧吗?”
    “不去,我爸爸不让我去,我也不喜欢去。”
    “那玩什么呢?”我觉得不喜欢游戏的孩子很难早到共同话题,郁闷ing。
    “打球,爬山。山里很好玩的。”说到这,彬彬的眼神忽闪忽闪的。
    “我小时候也喜欢去山里玩,不过城里山少,很少有机会。”我摆出少许遗憾的表情。
    “那下次我去玩的时候叫你一起去啊。”彬彬的神情很真诚。
    “真的叫我么?”
    “当然是真的。”
    “你学习成绩好不好?”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下次的约会,一时想不到其他对白。
    “呃……不好。”彬彬面露难色。
    “你不喜欢玩游戏,又不去网吧玩,为什么学习会不好呢?”
    “我也不知道。”
    “你属什么?”再次转移话题。
    “羊。”这次回答得很快。
    “刚刚好小我10岁。”
    彬彬摆出不太相信的表情看着我,然后目光转向电视,沉默了数十秒。
    “你是不是叫贝贝?”彬彬想到新话题。
    “呃?……也可以这么叫吧。”我极不情愿被小我10岁的人唤我的小名。但是这边的习俗是没人尊敬的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什么的,大多都是直接叫名字或者外号。说实话,我真是不习惯这种没礼貌的喊法。
    “贝少爷,人来了。可以开始了。”外面传来马跺跺的喊声。
    “好。”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对彬彬眨眨眼,“记得哦。”暗示下次叫我去玩。彬彬点点头。
    起床已经是10点多了,我懒洋洋的洗完脸刷过牙朝街上走去。
    走出我家那条弄堂就是马路,左边的“钟表修理店”门口摆着把靠背藤椅,我不客气的坐上去。这个位置很好,对着彬彬家的那条弄堂口。谁走出来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贝少爷今天有空来我这坐啊。”
    说话这人复姓欧阳,外号小黑子,大我3岁。小时候我回老家呆过10来天,在一起玩过。至于为什么大家叫他小黑子呢?我听说街坊都说他心黑,当然不是因为做什么坏事,只是他修理钟表的价格黑了点。都是街坊邻居,他可不认人,只认钱。在我看来就一点,不会做人。
    “听说昨天你去马垛垛家里打牌去了?”小黑子搬了张椅子做到我旁边。
    消息还真够灵通啊,多大点事?至于传到街头巷尾都知道吗?昨天我打完牌刚刚回去我家里人就追问这事了。真郁闷。
    “你怎么知道的?”我还真疑惑。
    “听别人说的,你赢还是输啊?”小黑子似乎关心的就是我赢钱输钱的问题。
    “输了60多块。”
    “告诉你吧,马垛垛可是专门抓四爷的。他们合伙坑你钱的。”小黑子摆出挺神秘的表情。
    “他的事情我早知道了,至于吗??三个人合伙骗我60多块钱?拿去喝西北风啊?”我觉得挺好笑的。
    “20块也够两天的伙食费了。”小黑子还说得真有其事的样子。
    “随便拉,反正几十块钱我没放心上。”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感觉我真是傻子似的。
    “你这生意好不好?”我转移话题。
    “混饭吃。”小黑子谦虚的说。
    “呵呵,混饭还混出栋三层楼了,不错嘛。”我看了看他这新修的楼房。
    “前几年还能挣点钱,现在只是混饭吃。”
    “也是啊,现在都用手机了,谁还要修表啊?”
    “你当都是你啊?这边没几个人用手机。”
    说的也是,我认识这么多上百万的老板确实没见几个用手机的。难怪我打电话的时候被别人盯得怪怪的。
    “我觉得你应该搞个小柜台,再摆张桌球台,增加点收入。”我提出建议。
    “是啊。我也想过,就怕没什么生意。”
    “这些要不了多少钱,还怕会亏本吗?”
    事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是聪明,这个提议让小黑子这个门面成为了儿童集中营,对我来说有百利无一害。
2223771744  小学生 | 2019-11-11 10:13:01
推荐一个几乎拥有所有精品正太影片的网站,孩子王、堂山、日本弟弟都有:
http://www.guaidd1.me/forum.php?x=61435
大家帮忙点点啊!
1472  小学生 | 2019-11-16 19:30:54
shotacon 发表于 2019-11-9 10:22
转眼就过了一星期,一个星期里我挨家挨户往这些私营小企业跑。没少受白眼,图啥啊我。做生意就这样,没人白 ...


推荐一个几乎拥有所有精品正太影片的网站,孩子王、堂山、日本弟弟都有:
http://www.guaidd2.me/forum.php?x=63550
呃呃呃  小学生 | 2019-12-8 00:07:59
shotacon 发表于 2019-11-9 10:22
转眼就过了一星期,一个星期里我挨家挨户往这些私营小企业跑。没少受白眼,图啥啊我。做生意就这样,没人白 ...

推荐一个几乎拥有所有精品正太影片的网站,孩子王、堂山、日本弟弟都有:
http://www.guaidd3.me/forum.php?x=69148
20798301  小学生 | 昨天 04:47
推荐一个几乎拥有所有精品正太影片的网站,孩子王、堂山、日本弟弟都有:
ht   tp  ://w    ww.lo    vebo     y10.   me/fo      rum   .ph    p?x   =167   11    网址之间没有空格要删除
20798301  小学生 | 昨天 04:48
推荐一个几乎拥有所有精品正太影片的网站,孩子王、堂山、日本弟弟都有:
ht   tp  ://w    ww.lo    vebo     y10.   me/fo      rum   .ph    p?x   =167   11    网址之间没有空格要删除

shotacon

小学生

积分: 138 帖子: 18 精华: 0

楼主热帖

小黑屋|aitongzu.co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